Logo_testata_ReMusic
Chinese

GAMUT PHI 7 扬声器..在丹麦也有很好的东西

17.05.2011..

几个晚上前, 我在关于音乐和好听的声愉快地谈论,突然有人问我一个既简单又复杂的问题. 它的回答需要好好思考以及好好考虑. 问题是: " 你在恋爱的高保真设备的重要部件是什么?" 对读者来说, 设想在爱上一个物体可能是一件比较奇怪的事情. 但在我们的看法, 这个物体不正确是无生命的,反而有冷血. 我们很长时间在努力学习和工作了, 一直想以制造我自己有声的系统为目的. 如果我要选择只一个我最喜欢的部件, 那就是特别难的. 那个复杂的问题让我公开承认我对扬声器GamuT Phi7的迷恋. 现在我想关于这种扬声器讨论. 因为每个人在公司的网站上可以自己找到技术数据, 我而关于它们会避免谈论.
GamuT 的选择是从那儿来的? 是从一个特殊的路程来的. 这个路程让我知道了什么样的声使我音乐敏感性的弦好好振动. 本来我一点也不认识那个丹麦的制造.我以为 GamuT 是一个非常独特的公司. 我反而对Scan Speak扬声器和它们的表演知跟知底. GamuT扬声器是最好制品, 它们被Lars Goller (也就是说 Mr.Scan Speak)设计了. 我在hi-end 集会那里跟Lars 见面了. 他为他的扬声器感到自豪. 我那个时候才意识到 Lars 的强烈情感, 他有很大的能力和才智. 我特别喜欢那些声的工程师: 他们为创造一个在他们心中的声而努力工作. Goller 的目的是: 把音乐家搬到你的听音室里.
GamuT 扬声器在观念的方面是从神话来的.PHI的标志跟黄金分割有关. 黄金分割具有严格的比例性、艺术性、和谐性,蕴藏着丰富的美学价值。应用时一般取1:1.618. 埃及的金字塔和斯特拉迪瓦里(Stradivari)的小提琴完全表示这个比率. Cabinet 的大小是从黄金分割的比率提取的.那个围住扬声器周长的槽是一个视觉的证明. 这个槽的功能不是仅仅装饰的, 它的功能是控制共振. 根据内部结构, 那个槽能确定 Cabinet 的反应. 为反对能源的积累, 为取得一个更快能源的衰变, 为减少各种 Cabinet 的颜色, 建设者而把嵌板放在脱节的共鸣区之间.
扬声器的外貌令音乐爱好的人愉快, 由于扬声器的 SLim 式样以及由于盖 MDF 小型音响设备的珍贵木材. 全部扬声器在一个很坚实的铝底座上. 这个铝底座有着四个脚. 以能够调节塔楼的角度 以及(根据听者的耳朵高度)能够对齐 tweeter的轴, 你而可以把每个脚单独调节. 扬声器有一点薄. 它们的尺寸是: 120厘米高度,31厘米深度. 再说, 为了减少弥散高频率的声, GamuT 有着一个17厘米长度的 Baffle. 沿着 Baffle 的轴, 有着六个排成的扬声器: 五个有15厘米直径、10 厘米直径的木质纤维、宽音域的悬浮的 mid-woofers. 还有另别的扬声器, 很有名tweeter Revelator. Midrange在 tweeter的下面. 在tweeter底下的 三个woofers 、在上面的 woofer 的功能是产生低频率的声音以及产生并行频率. 从它们散发的声波来的面积比 20厘米直径的锥体的面积相等的. GamuT 有一个双后面传导的 bass reflex 器械.
Crossover 是一个有着三个输出的元件. Crossover使用两种的技术: 第一个是 NRLI 的, 第两个是 DCCM 的. NRLI 的技术使用阻尼的电阻. DCCM (DC Coupled Midrange) 的技术使 midrange 的负极跟一个在低音頻率电路中的位置连接. 这样的技术使頻率的滤波方便.
为让读者明白这是一个很认真的设计, 我而把注意力放在这样的描写上. 这个很革新的设计对音乐爱好的人不太贵了. 说实话, 扬声器绝对不便宜, 但是它们的质量一定非常好.
GamuT 的声令人兴奋. 我从来没听过从一个扬声器来的那么强烈声. 好像所有的乐器和声音把搬到你的听音室里. Phi7能演奏最隐瞒和遥远的振动. 再说 Phi7表示的声是特别清楚. Phi7 也可以使无声的声很有意思. 虽然无声的声很重要和有值得的, 可是人们常常最喜欢特效的声. 我觉得音乐是一个使音乐爱好人兴奋的无可比拟的波浪.
不管你听摇滚、古典或爵士的音乐, GamuT反正特别强调木质乐器的演奏.
“Wood oriented” 是 GamuT 的特殊. 扬声器很能演奏吉他、低音提琴、维奥尔琴 (古大提琴)的声.我特别喜欢这三个乐器.对我来说,听着一种 Laurindo Almeid的精致琶音、一个Ray Brown的独奏、一些 Ana Alcaide 的 ancient和声都是一种神秘的经验. 我知道了, 当然 GamuT 把stage live 搬上舞台的机会是一个不可能的结果, 但是我以为还差一点, 就可以了.
钢琴也很有非凡的声. Tsuyoshi Yamamoto 演奏 "Misty" 乐曲的时候, 好像他问你翻阅他的乐谱. 即使钢琴在另别的乐器之中,它也有力度、敲击、特征的演奏.
总之不管是从大乐团或小乐团来的演奏,乐趣一定是保证的. 音场非常好的, 既在深度也在宽度的方面. 如果你把扬声器放在那个平行排列的位置, 那音质就会改善.你只要尽量减少 toe-in (向内部的扬声器倾斜), 就行了.
最后我们觉得 Phi7 具备成为一个宏伟扬声器的一切必要条件: 平衡, 伦次, 和声. 同时它们既也很漂亮又有性感.
小心! 如果你接近这个扬声器, 那你也可以与它们相爱了!

Giuseppe Trotto 作家
Read more articles

Torna su

广告

Vermöuth Audio banner
DiDiT banner
KingSound banner

Is this article available only in such a language?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to receive more articles in your language!

 

Questo articolo esiste solo in questa lingua?

Iscriviti alla newsletter per ricevere gli articoli nella tua lingua!

 

 

 

Email:
Language:

广告

HiFiOL banner
HD199 banner
HighResAudio banner
HiEndLife banner